images (18)    

什麼是大刀』?只有親身經歷的醫生與病人,才能體會,那種激動的心跳,急促的呼吸,奔流的血液,濕黏的汗水,還有別人看不到的淚水……

 

大刀』之前數日,體能心態會自然轉換到另一種模式進入手術前身心準備期(社交(FB)活動休眠期)

 

某日一尿毒症洗腎老翁,Sono & CT(超音波與電腦斷層)發現右側後腹腔巨大腎腫瘤(11x10公分),經腎臟科醫師轉介過來,預計進行腫瘤切除手術。

 

這是高風險大刀,(DM, H/T, ESRD, anemia, huge tumor, high risk of intra-op bleeding),術中易大出血,(故備血1000ml),術後易猝死電解質不平衡(高血鉀…),心律不整,全身麻醉風險亦高,術後容易痰多、肺炎等,術後也容易急性壓力性潰瘍、胃腸道出血。

 

所有的風險與替代療法(Laparoscopy, Chemotherapy, …)皆已告知病患本人及其年老配偶,(『包括術後中風與吃骨頭會嗆死等』都已告知),並簽署手麻同意書。

 

在實質上與形式上,應該已充分踐行告知後同意原則(Informed Consent)

然而,遠方工作的兒子們,經數度催促,都無法來醫院聽取病情,開刀當天才能來醫院,所以,萬一高風險大刀有何意外,實在不知道其他家屬能否理解接受?

 

以往經驗上,開這種刀,就像拆解腫瘤炸彈,每個人的解剖與血管變異皆不同,組織血管賁張脆弱,線路複雜充滿陷阱,有時觸發引線,就爆炸了,大血管出血就像水管噴的,然後血水就會像水缸滿了起來,suction tube 2 支也不夠…

 

接下來的故事就是常常出現在醫療訴訟判決書裡的:應注意、能注意、未注意!

即使最後法院認定,系爭案件為無法預見、無可避免的醫療風險,沒有醫療過失!

有些醫師早已身心俱疲,是否會覺得當初還是走醫學美容好了

 

However,

為了適應能連續開刀站5~6個小時,過午不吃不喝,手術前3~5天,身心自然習慣開始進入準備期,【手術前身心準備期】

 

1. 河堤跑步,慢跑+快跑衝刺,加強心肺功能及有氧運動,增加體力與耐力。

2. 早晚柔軟操,經絡按摩穴道,增強雙手靈活度與穩定度。

3. 打坐、調息、念心經,閉目養神按摩眼穴,加強眼手協調,提升注意力與專注力。

4. 冥想,在腦中進行3D重組影像與三度空間,模擬開刀程序,模擬拆解腫瘤炸彈的線路與陷阱!

 

 (雖然不像日劇醫龍那麼誇張,朝田龍太郎光著上身在頂樓比手劃腳,但是每個外科系的醫師在某些複雜的手術前,都會不自覺的手舞指蹈,模擬開刀程序。

 

5. 避免熬夜,暫停熬夜寫論文,清心寡欲,儲備精、氣、神!

 

 (開刀房的護理師可能常常聽醫師說開大刀前會禁慾三天?!

那是真的)

 

dragon  roof  

 

手術當天,萬事齊備,團隊一心

10:10劃刀,開腹、掀腸、進入後腹腔、撥開12指腸、找出輸尿管、撥離腫瘤周圍,腫瘤表面血脈賁張,空間狹小,只容『手刀』前進,手舞『指』蹈,彷彿蓮花指般,拈搓脂肪筋膜,找出地雷引線般的動靜脈血管,一一按壓、夾起、電燒、結紮

 

終於取出10公分巨大腫瘤,卻又赫然發現,輸尿管與萎縮的腎臟還在原地!

 

原來術前影像顯示的右腎腫瘤,其實是獨立的界限分明的後腹腔腫瘤

(醫療的不確定性uncertainty由此可知)

 

繼續切除右腎,探查下腔靜脈膀淋巴,細部止血,放置引流管,關肚子,縫合傷口,手術終了時間13:45,歷時三個半小時,出血量650ml,比預期的順利多了。

 

這一次我們的團隊又是武功高強行醫濟世救人醫病雙贏安全下庄

 

術後,平安鬆了一口氣

帶著腫瘤檢體向陌生的病患兒子說明,手術情形及術後照顧概況,他只說了一句話:

「醫生,我們信任你啦!不用說明那麼多,我們全家對生死都看得很開!謝謝啦!」

嗯,感恩一切順利

還好!這次還遇到理性善良的家屬……

 

對大部份醫師而言,手術成功,只是重擔卸下,聽來只有平常心,心裡只是感恩醫療團隊與家屬,感恩大家一切平安而已。

 

然而,

倘若是不一樣的家屬,不一樣的風險,不一樣的腫瘤炸彈,不一樣的線路…一旦引爆

很可能就要面對醫病俱傷的醫療糾紛。

 

甚且,接下來,幾個月後,我們也一定會收到健保局的審查,那個藥不給付,那個抽血檢查不給付…ICU不給付…,然後,又是一堆抽審申付等文書作業…。

 

病人恢復得不錯「醫生謝謝你啦!」

 

「阿伯,我才要感謝你啦!在洗腎,體格還這麼讚,讓我們這麼好開,我才要感恩你啦!」

 

此刻,尚未退場,還身處危機四伏的戰場裡,拆解腫瘤炸彈的醫師,心裡只想說,感恩醫療團隊與病患家屬!感恩一切平安!

 

其實,他也許不曉得,我說的真的是真心話

 

因為,外科手術像是拆炸彈再怎麼武功高強,拆解腫瘤炸彈的醫師,誰都可能遇到複雜的引線,誰都可能遇到不理解的病家,何時遇到醫療糾紛、炸彈引爆?誰也沒有把握!

 

何時會被迫退出台灣這個可能醫療崩壞與重症少醫師的戰場,誰都沒有把握!

 

什麼是大刀』? 開大刀,就像是拆炸彈!不成功便成仁?

這一次,我們的團隊武功高強,行醫、濟世、救人,醫病雙贏!

下一次,避免不了的高風險,炸彈引爆!救人與被告,是否就在一線之間?

 

什麼是『大刀』什麼是高風險的難關?

只有親身經歷的醫生與病人,才能體會,那種激動的心跳,急促的呼吸,奔流的血液,濕黏的汗水,還有,別人看不到的淚水……

 

我們的社會、法律制度、媒體、民眾將如何看待:『難以避免的高風險,無過失!』

我們的挑訟律師、事後諸葛鑑定委員、健保東廠黑箱審查委員,如何看待這些急重症醫龍們的『臨床專業裁量!』

 

台灣醫療崩壞崩壞中面對醫病俱傷的醫療糾紛是不是台灣醫龍大退場的原因之一呢

『有健保,沒醫生!』

『醫療難民時代來臨!』

最後,這還是全民要一起承擔的共業啊!

 如何搶救醫療崩壞值得全民一起來省思

 

    全站熱搜

    阿男醫師 在這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